人工智能,正让这个世界站在十字路口

作者:杨青山

来源:新浪财经

前段时间,英特尔150亿美金收购以色列公司Mobileye,震撼业界。Mobileyes这家连续十几年不赚钱的以色列公司,主要开发识别行人和交通标志牌的算法、硬件、芯片,一直在进行人工智能的分支——计算机视觉的工程研究。

英特尔收购Mobileys,是已不看好x86标准PC的未来,它要买一张人工智能时代的船票。

中国号称互联网公司里技术最强的百度,从去年到今年也爆出这些新闻:

百度研究院副院长、深度学习实验室主任余凯从百度离职,创办地平线科技,开发适应于人工智能算法的芯片;

百度首席科学家和硅谷研究院负责人,曾经的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实验室主任、谷歌大脑项目负责人——吴恩达,今天也曝出从百度离职,去向不明。

连并不被公众所知,号称华人竞赛圈的第一码农楼天城,从百度离职,居然知乎上都有好几个相关提问 ,“如何看待楼天城从百度离职”......据说,他带着学有所成的自动感知(也属于人工智能研究范畴)技术,去做无人驾驶创业了。

现在,谷歌、微软、Facebook、亚马逊,已经把人工智能领域的学术界人物挖了个遍。这批人的胃口也被暴涨的行情养叼,高额薪水已经满足不了他们,因为眼下大把的投资人挥舞着钞票:只要他们出来独立创业,不管商业成功与否,都有人接盘,投资人击鼓传花最后有巨头收购,稳赚不赔。Mobileyes就是最近的例子。

连我所在的位于魔都、只有100多号人,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互联网创业公司,给推荐算法工程师、这种稍微与人工智能沾边的应用职业,薪水已经到了这个数字:

站在风口,猪也能飞。人工智能创业确实是风口,但是人工智能应用可不是真的猪。

AlphaGo攻克人类智力游戏的巅峰,升级版本Master 60胜横扫围棋圈顶尖人类高手,可能还有“玩具”属性。但是仅仅在内容分发这个领域,算法推荐已经展示了惊人的威力:

张一鸣在两年前悬赏百万美金在全球范围内招聘顶尖的机器算法工程师(内容推荐),今日头条成长为现象级公司。短短两三年,今日头条短短忽然冒起,流量增长用户浏览时长的夸张数据让BAT一下子懵逼了:用户时间就这么多,今日头条从它们嘴里抢用户的时间,做成新的流量入口,老巨头们分到的蛋糕自然就要缩水。所以,马化腾给张一鸣递上了80亿美金的支票,“我们做一家人吧”。百度则祭出了头条号百亿分成,想把自媒体人和新闻源一网打尽...

除了今日头条,像快手这样的应用,同样是倚靠算法画像,预测二三四五线不同用户的喜好,不断地喂给你感兴趣的视频内容,粘性极高,而且已经成为了中国互联网目前流量前五的应用。

以前的工具,只是当你遇到问题的时候,帮你解决问题。从内容分发和推荐来看,人工智能则是那种,你还没意识到自己的需求,它就给你正确的路径和答案。

人工智能的发展了很长时间,但不可否认的是暴雪这时候走在大家面前!

电影中的每个人对终结者人工智能天网应该有一些了解,事实上,暴雪手已经有最初始的模型Skynet。你可能认为我是废话,但当你了解我一直在寻找的真相,你会看到新的世界。

所有在艾泽拉斯国家地理(称为NGA)研究机构的权威的源头,第一个建议的反毕业机制,我们不记得他的名字,但我认为他的成就,像第一个提出的牛顿重力法。经过长期,严格,深入的实验,我们发现有一个非常大的暴雪数据库,数据库包含,但不只是你的设备,你的安装的每一部分,你得到每一分钟设备,甚至你的游戏时间,你是否有AFK的想法。特别是最后一个,这些数据的收集无疑是通过人工智能获得,以及收集人类情绪的暴雪已经达到了现有的人工智能技术的顶峰。但令人费解的是,对于这么大,严谨,仔细的数据库,事情的输出是如此随机,难以捉摸。我们仍然不能总结确切的法律。我们现在可以理解,包括反机制,反AFK机制,反小号来处理低调机制,反键好的机制,所以只是数据库在冰山一角。

例如,一个895快速掌握环到一个855大戒指在火法中有一个洞,这无疑是有效的反毕业机制,我们不能理解他(或它是)根据什么效果,但这可能是人工智能技术的实施。我在这里说实话,为了科学,为人!

无论是App内容推荐还是大型游戏的装备推荐,都只是人工智能下面的小分支发展起来的一些机器算法,倚靠机器学习的大杀器深度神经网络,它可以分析和测股票变动、写作、作曲、画画、看病....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

谷歌Magenta项目的成果,实现了人工智能作曲。谷歌还把几幅人工智能创作的画作卖到了8000 美元的价格。

人类目前排名第一的围棋高手柯洁,在目睹Master的棋力后,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人工智能究竟有多大的潜力,站在这个领域最前沿的吴恩达,在离职声明里是这样阐述的:

“正如百年前电能改变了很多行业一样,人工智能也正在改变着医疗、交通、娱乐、制造业等主要行业,丰富充实着无数人的生活。”

“对于人工智能将带领我们前往何方,我比以往都要兴奋和期待。作为谷歌大脑计划的创始人,以及百度人工智能的负责人,我在这两家顶尖的技术公司向“人工智能公司”转型中都发挥了作用。但是人工智能的潜力远远超越了对科技公司的影响。”

“我将继续致力于用人工智能引领这场重大的社会变革。除了推动大公司使用人工智能,也还有很多创业,以及更深入进行人工智能研究的机会。我希望我们每个人都拥有自动驾驶汽车,每个人都拥有可以自如进行语音对话交互的计算机,每个人都拥有可以诊断我们病痛的医疗机器人。工业革命将人类从重复性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现在我希望人工智能可以将人类从重复性脑力劳动,比如忙乱的交通驾驶中,解放出来。”

结语:

说了那么多,今天风光无比的人工智能,如果说它可能的隐忧,就是目前人工智能最流行的实现办法深度神经网络(DNN),是跨过了“认识世界”、“认识智能的本质” 这个阶段,直接到了“改变世界”。

IBM中国研究院研究总监、大数据及认知计算研究方向首席科学家苏中曾经说,

“深度学习是一个‘黑盒子’,进去的东西,出来的东西,人解释不清,但是AIphaGo把里面规律性的东西找到了。”

我们发明了人工神经网络,我们发明了最有用的BP算法,紧接着互联网时代爆发了大数据。那些海量数据在经过神经网络算法处理后,得出了惊人准确和有用的结果,但是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这个结果。可能依赖深度神经网络这条路径,无法实现强人工智能。

数据抽象的处理过程,不能给出人类能够理解的“解释”。我们也无法预测机器拥有智能后,大量的普通人会不会变成“无用人类”,以及机器具备自我意识,脱离掌控,会不会产生危险的结果。

这终究让人担心。

注: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伪geek”,转发请注明。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