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院长访谈录|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余纳:转战三个“战场”,只因使命在肩 – 健康报微信公众号文章

我们到武汉就是来啃危重症患者救治这块硬骨头3月28日,赶在傍晚回雷神山医院ICU交班前,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副院长余纳抽时间接受了采访。据悉,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作为逆行者,她已经带领团队连续转战了3家医院,分别是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雷神山医院。如果将3家医院视为3个抗疫战场,余纳带领团队一路南征北战收获的是3张不俗的成绩单:守好了祖国“南大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患者零死亡及医护零感染。


谈及转战经历及收获,余纳说是自己的“分内事”,“在医院也是分管医疗工作,不管在哪里抗击疫情,之于我,只是换了个战场而已。”



“战场”不同,使命相同


在新冠肺炎疫情出现早期,出于职业敏感,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领导班子就开始积极部署。


1月17日,医院将发热门诊进一步扩充,并由原先的白天开诊转为24小时开诊,从院领导到所有职能部室及一线工作人员都主动放弃休假,“曹杰院长没有在晚上9点以前回过家,面对一线医护人员紧张的情况,全院职工也踊跃报名,志愿加入发热门诊诊疗工作。同时,疫情暴发以来,全院有500多名医护人员报名要求赴一线参加抗疫工作,由于广州、深圳等城市属于祖国的‘南大门’,城市人员交往交流密集,所以按照国家及广东省委省政府的相关部署,要求我们这些市属医院首先要做好本职工作。”


虽然没能在第一时间赶赴武汉一线略显遗憾,但余纳还是带领全院职工坚持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成为广州市第一家筛查出新冠肺炎患者的医院。


期盼姗姗迟来却并未落空。2月19日,就在广州市新冠肺炎患者确诊数量下降到个位数时,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收到了广东省卫生健康委的通知,要求组队出征湖北,作为分管医疗工作的副院长,余纳担起了这项重任。“虽然前期我们也有零星医护人员加入到赴武汉战‘疫’的队伍中,但说实话并不解渴,大家早都已经摩拳擦掌,就等着上一线了,我们按照人员数量要求,在之前报名请愿的500多名医护人员中,遴选了54名队员。”


经历过“遭遇战”“阻击战”,彼时的武汉已经即将进入“攻坚战”阶段,余纳审时度势,遴选的14名医生、40名护士中有三分之一是武汉前线最缺的重症医学科和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专家,为的就是全力打赢“歼灭战”。医院为每位医疗队员准备了14天的医疗和生活物资,分4大类107种,涵盖防护用品、生活用品、食品和药物等方方面面,构成了强有力的后方支援。


2月21日,余纳领队的广东省22批援鄂医疗队共176名队员星夜驰援,出征武汉。这支队伍由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南方医科大学第三附属医院、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茂名市中医院、茂名市妇幼保健院和高州市人民医院组成,将共同战斗在武大中南医院、协和西院区和雷神山医院,据悉,这是唯一一支整建制全部队员投入重症医学科(ICU)的队伍。


不遗余力,让这座城市复原

落地武汉后,在驶向住所的路上,余纳看着空旷的街道和闪烁着“武汉加油、中国加油”字样霓虹灯点缀的城市街景触景生情,“多么美丽的城市啊,就因为疫情停摆了,当时我的脑海里只有一句话:黎明前的黑暗,坚定者必然胜利。”让武汉尽快复原,成为余纳此刻最朴素的愿望。


一线战“疫”首先从队伍组建开始。“我带领的是一支混编战队,170余名队员来自6家医院,战‘疫’的第一步就是要让不同单位、不同年龄段的党员、非党员迅速统一思想,凝聚共识。”


到达武汉第一天,余纳就迅速厘清人员安排,确定层级清晰、职责明确的组织架构,成立感控组、护理组、病区、宣传组、物资组、信息组和消防安全组等9个小组,全部队员一岗多责。同时,党建引领一切,第一时间成立援鄂临时党支部,明确支委分工,有效加强救治的组织领导。余纳担任临时党支部书记,带领党员重温入党誓词,确保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


兵贵神速,第二天各项目小组就在武大中南医院开始全情投入工作,整建制接管了该院11楼西病区。“这是一个临时成立的病区,中南医院尽他们最大的努力给我们做好了前期的安排工作,投入战斗后,我们重点考虑的还是要做好感染防控工作。小到医疗队员衣物、鞋子分组摆放的位置设计,大到如何正确有效质控医疗队员防护服穿脱是否正确、清洁区的消毒管控如何落实、修改调整院感组工作职责、确立医疗物资管理方案等,我们都快速布局落地。前期应战的4.2万名医护人员中无一人感染,对我们而言压力很大,所以我们对院感防控的培训考核就随着战‘疫’推进一直在做。”



为保存实力,余纳带领队员们一边熟悉医院的各项流程,同时严格执行4个小时~6个小时的轮流排班,确保医护人员合理休息,保存体力,打好“持久战”。

在一线医护人员的努力下,武汉的情况日渐向好。在清零武大中南医院的新冠肺炎患者后,3月9日,余纳带领广东省22批援鄂医疗队又集体转战武汉雷神山医院,接管一重症病区。


闪烁的监护仪、呼吸机通气、成组的微量泵、运转着的CRRT机……重症病区仪器设备多,技术要求高,危重症患者多合并基础疾病,病情重,病情变化快,对整个医护团队提出了更高要求。“我们按照实际情况,迅速成立若干骨干医疗组和骨干护理组,每个组里都有重症监护副高以上医生任组长,配一名副高以下的重症医生,再配上呼吸科医生或心内科等医生。”


据余纳介绍,医疗队对病区病人实行网格化管理,确保病区 24 小时都有熟悉患者病情的医护人员直接管理患者,并设置备班,以备可随时应对病区紧急情况。对患者进行动态心理评估,针对有需要的患者进行提前心理干预,努力做到既治肺炎、也治“心病”。


同时,在流程改进上,余纳带领团队把发现的问题固化下来,变成文字内容,发现一次改进一次,并督促大家落实。“出现技术上存在的一些问题,我们就要组内进行相应的培训和考核。例如面对重症患者应该如何翻身、拍背、吸痰,甚至是去做一些质管等,我们就把这些内容变为每个组的培训清单,要求他们在1~2天内完成理论培训,进而边上班、边带教、边培训、边整改,同时告诉他们,这是非常难得的重症ICU的学习和培训经历,大家意识上就会跟以前不一样,从有点恐慌转变为以兴趣为出发点去做。”


面对目前取得的“病人零死亡”“医护零感染”的成绩,余纳表示,成绩的取得背后是完善的医疗管理制度,科学管理,及多学科协同的合力。在挽救新冠肺炎患者生命的道路上,广东省第22批医疗队全体队员真正做到了拧成一股绳、劲往一处使。


经此一役,更应仔细回顾“来时路”

“非典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出现,都是我国公共卫生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值得我们反思和总结。”余纳认为,经此一役,我们更应该仔细回顾“来时路”,开启新征途。


“非典后,我们国家建立了非常好的传染病上报直报系统,可以让我们直接了解到很多的数据并起到预警作用,但是对这种新发传染病的上报,我认为还应该有更清晰的指引和流程,数据可以更加及时地分享给疫情处理相关各方,以便主管部门在做决策的时候,有很清晰的数据支撑。同时,医院应该重视对传染病科的建设,提高病毒检验检测能力,有利于医疗机构在第一时间可以帮助卫生行政部门筛选出相应的病原体。”


针对疫情暴露出的一些问题,余纳建议:“伴随分级诊疗体系的建立,国家对全科医学的投入及重视程度要进一步加大,应急体系和应急预案的建设,也要进一步完善和细化;防护物资储备应该上升到国家战略物资的角度去管理,同时,物资的生产、储备、调配、运输规划要进一步细化。”


针对全球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借鉴“中国方案”中“方舱医院”建设的部分,余纳认为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方舱医院建设是一项创举,城市中大型的会展中心、体育馆的库房等,都要做好相应的一些储备空间,同时也要思考这些场地转变为战时状态后,里面的排泄物、饮用水等问题如何有效解决。



文:健康报记者刘欣茹

编辑:马杨

审核:陈会扬 曹政 闫龑

公益支持:恒瑞医药





喜欢就告诉我们您“在看”

↓↓↓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