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自曝惊天骗局,瑞幸咖啡股价闪崩80%,股东榜豪门云集,TA却提前做空!(附报告) – 证券时报网微信公众号文章

“小蓝杯”瑞幸咖啡捅出了大麻烦。

瑞幸咖啡(LK.US)在周四美股开盘前发布声明,承认公司在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间虚增了22亿人民币交易额,相关的费用和支出也相应虚增。受此消息影响,其盘前股价暴跌85%,正式开盘后,股价跌幅也高达80%。

正式交易后,瑞幸咖啡很快即因跌幅巨大暂停交易,随后短暂恢复后再度熔断。从分时图上,走出了类似“楼梯”的行情走势。

截至发稿,瑞幸咖啡报6.99美元,下跌19.21美元,跌幅高达73.32%,市值蒸发超45亿美元。

瑞幸咖啡股价崩盘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暴跌不期而至。2020年4月2日,美股开盘,瑞幸咖啡即暴跌80%。起因是,公司宣布,公司董事会(“董事会”)已成立专门委员会(以下简称“特别委员会”),负责监督在截至2019年12月31日财年的合并财务报表审计期间提请董事会注意的某些问题的内部调查(以下简称“内部调查”)。

特别委员会由董事会的三名独立董事肖恩先生(Sean Shao), 朴天若先生(Mr. Tianruo Pu )和魏源宗先生(Mr. Wai Yuen Chong)组成。特别委员会已就内部调查保留了独立顾问,包括独立法律顾问和法务会计师。此外,特别委员会已任命Kirkland&Ellis为独立外部顾问。Kirkland&Ellis在FTI Consulting的协助下担任独立的法务会计专家。内部调查处于初步阶段。

特别委员会今天提请董事会注意以下信息:从2019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先生以及向他报告的几名员工从事了不当行为,包括捏造某些交易。特别委员会建议采取某些临时补救措施,包括中止刘剑先生和涉嫌不当行为的此类雇员,以及中止与已确定的虚假交易涉及方的合同和交易。董事会接受了特别委员会的建议,并针对目前确定的参与伪造交易的个人和当事方实施了这些建议。本公司将对负责不当行为的个人采取一切适当的行动,包括法律行动。

内部调查此初步阶段确定的信息表明,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与虚假交易相关的总销售金额约为人民币22亿元。在此期间,某些成本和费用也因虚假交易而大幅膨胀。上述数字尚未经过特别委员会,其顾问或公司的独立审计师的独立验证,并且可能会随着内部调查的进行而改变。公司正在评估不当行为对其财务报表的整体财务影响。因此,投资者不应再依赖公司之前的财务报表和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九个月以及自2019年4月1日至2019年9月30日的两个季度的收益发布,包括先前的净收入指导来自2019年第四季度的产品以及与这些合并财务报表有关的其他通讯。调查正在进行中,公司将继续评估其先前发布的财务状况和其他可能的调整。

刘剑是谁?

据瑞幸官网介绍,公司首席运营官(COO)为刘剑(LIU JIAN),2005年获得中央财经大学劳动与社会保障专业学士学位。2008年至2015年,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主任和收益管理负责人;2015年至2018年担任神州优车收益管理负责人;2018年5月起担任瑞幸咖啡COO,2019年2月起任董事。今日美股盘前,瑞幸公告称,公司的独立特别委员会经调查发现,COO及其部分下属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从事了某些不当行为,伪造交易价值大约22亿元人民币。

针对瑞幸咖啡承认造假,股价暴跌一事,网友们也纷纷吐槽。

浑水此前曾发布看空报告

今年年初,浑水曾经发出报告,对瑞幸的商业模式以及经营数据进行质疑。瑞幸随后在2月初发布公告称,坚决否认报告中的所有指控,报告中的论证方式存在缺陷,报告中包含的所谓证据无确凿事实依据,且报告中的指控均基于毫无根据的推测和对事件的恶意解释。美国已有多家律所对瑞幸咖啡提起集体诉讼,控告瑞幸作出虚假和误导性陈述,违反美国证券法。

具体请戳:瑞幸咖啡遭沽空“狙击”,大跌10%!浑水提出5大疑点,财务造假、高管污点、商业模式将崩盘…股价此前大涨3倍

以下为证券时报记者获取的报告内容摘要:

瑞幸咖啡:造假和商业模式崩盘

报告摘要:

瑞幸咖啡2019年5月在美国上市。它的商业模式是个通过高额折扣和免费赠送的方式向中国用户推广咖啡文化,并出售相关产品获利。但这种商业模式其实经不住考验。在2019年上市并募集到6.45亿美元后,公司从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捏造财务和运营数据。该公司近期公布的报表显示,各项数据出现了戏剧性的拐点,股价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上涨了160%以上。随后,瑞幸在2020年1月成功地再次融资11亿美元(包括二次配售)。

瑞幸咖啡清楚知道投资者在寻找什么,如何将自己定位成一个有精彩故事的成长型股票,以及操纵哪些关键指标来最大化投资者信心。

这份报告由两部分组成:欺诈和基本崩盘的业务,我们分别展示了瑞幸是如何伪造数据的,以及为什么其商业模式存在缺陷。

第一部分:造假

疑点一:我们拍摄了11260小时的店面视频。视频显示,公司在三季度每日单店出售的商品数量虚增了69%,四季度虚增了88%。

疑点二:瑞幸的每单消费商品数量从2019年第二季度的1.38件下降到2019年第四季度的1.14件。

疑点三:我们收集了25843份客户收据,发现瑞幸财报将每件商品的净售价提高了1.23元或12.3%。这么做的目的是希望维持了目前的商业模式。但实际情况是门店层面的损失高达24.7%-28%。剔除免费产品,实际商品的销售价格为上市价格的46%,而不是管理层声称的55%。

疑点四:第三方的报告显示,瑞幸将2019年第三季度的广告支出夸大了150%以上,尤其是在分众传媒上的支出。

疑点五:根据我们获得的25843份客户收据和其中的增值税数字,瑞幸咖啡三季度从其他商品获得的收入仅仅为6%,而瑞幸咖啡把这个数据夸大了4倍。

亮红灯警告:

一、瑞幸咖啡的管理层已经通过股票质押了49%的股票持有量(或已发行股票总数24%),这让其他投资者面临着极大的的股票下跌风险。

二、公司董事长陆正耀和关系密切的私募基金一起,从香港上市公司神州租车获利16亿美元,但少数股东却因此损失惨重。

三、通过收购宝沃汽车,陆正耀转移了1.37亿元人民币给其关联方(朋友兼同学)王百因。宝沃、神州以及Baiyin Wang将在未来12个月内向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支付59.5亿元人民币。目前,Baiyin Wang拥有一家新成立的咖啡机供应商,该供应商位于瑞幸咖啡总部隔壁。

四、瑞幸咖啡近期通过增发和发行可转换债券筹集了8.65亿美元,以发展其“无人零售”战略,这为管理层从公司获取大量现金提供了可能性。

五、瑞幸的独立董事Sean Shao过往曾经在数家中概股担任董事,但这些公司都让投资者遭受了重大损失。

六、瑞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营销官杨飞在担任北京口碑互动联合创始人兼总经理期间,曾因非法经营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8个月。此后,口碑互动与北京氢动益维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为关联方。氢动益维现在是神州租车的分支机构,并且正在与瑞幸进行关联方交易。

第二部分:商业模式的缺陷

一、瑞幸基于国内咖啡需求快速增长的假设不成立:中国人均86毫克/天的咖啡因摄入量和亚洲其他国家基本相当,并且其中95%的摄入量来自茶叶。在中国,咖啡产品的市场规模较小,且增长速度并不快。

二、瑞幸的客户对价格高度敏感,高额的折扣是留住他们的主要原因;瑞幸既想提高价格,又想增加单店销售额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三、瑞幸的商业模式很难从挑剔的客户身上获取利润。

四、瑞幸在非咖啡产品上也缺乏竞争力。

五、瑞幸的茶饮料业务的特许经营业务存在不合规的问题。

瑞幸咖啡股东榜豪门云集

根据瑞幸咖啡公布的最新股东名单,截止3月31日,除了第三大股东LI HUI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减持外,并没有出现机构大幅出逃的情况。

其中董事长陆正耀家族信托仍然以28.78%的持股比例位列最大股东。创始人钱治亚家族信托持股比例为18.55%,排名第二。二人的持股比例没有改变。第三大股东LI HUI则大幅减持4416万股,持股比例8.59%。公开资料显示,LI HUI为瑞幸咖啡董事。1990年在中国人民大学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1994年获耶鲁大学管理学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94年至2001年在摩根士丹利工作;2001年至2002年在高盛投资银行部工作;2002年至2016年,在华平亚洲有限责任公司担任执行董事和董事总经理;2013年起任中国生物制品公司董事,2018年至2019年2月任董事长;2018年6月起担任瑞幸咖啡董事。Centurium Capital创始人兼CEO。

此外,一季度减持瑞幸咖啡的还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资机构旗下的GIC PTE,减持了409万股。

而增持瑞幸咖啡的机构包括Capital research and management,增持1940万股,以及Melvin Capital,增持数量为920万股。

事实上,瑞幸咖啡前十大持股基金里,包括多家美国大型投资机构,其中大部分为新进,以及增持。

PS:面对即将来临的投资者巨额索赔,瑞幸翻身可能性还剩下多少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