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亏2.2亿,四大航空单季巨亏200亿!至暗时刻已过?多地下调防控级别,机票预订量暴增,转机来了? – 证券时报网微信公众号文章





在疫情冲击之下,高大上的航空运输业也要在夹缝中求生存。





4月29日,多家航空公司披露一季报,堪称比惨大赛,中国国航、南方航空、东方航空和海航控股均出现巨亏。作为廉价航空公司的春秋航空和支线航空的华夏航空也不例外,净利润均同比出现三位数下滑。值得注意的是,春秋航空是这些航空公司中下滑幅度最小的。

多家航空公司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一季度航空需求锐减,给民航运输业造成严重冲击,业绩大幅亏损,并认为由于国外疫情依旧严峻,整个上半年都不容乐观。

实际上,针对航空公司面临需求减少,而员工工资、飞机租赁费用刚性支出不减的困境,政府出台了多项政策扶持,以缓解其经营压力,不少航空公司则通过发债补充“弹药”,以渡过现金流短缺难关。亦有券商分析师认为,若疫情延续持续亏损,需关注航空企业面临的破产风险。

四大航亏损超200亿,海南航空亏最多

民航运输毫无疑问是疫情中最受伤的行业,但亏损数据足以令人大吃一惊。

4月30日,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和海南航空齐刷刷披露一季报。

南方航空披露,2020年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211.41亿元,同比下滑43.82%;一季度亏损52.62亿元,同比下滑298.64%。

南方航空表示,今年1月下旬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导致航空需求锐减。截至3月底,我国整体疫情控制情况出现向好趋势,境内的航空客运需求出现一定程度恢复。但由于国际疫情持续扩散,国际航空限制政策趋严,国际航空客运量进一步减少。

中国国航披露,2020年第一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72.56亿元,同比下滑46.99%;净利润为亏损48.05亿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7.23亿元,同比下滑276.48%。


东方航空公告,2020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154.54 亿元,同比下滑48.58%,净利润亏损39.33 亿元,同比下滑296.06%。亏损主要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迅速蔓延,多国采取旅行限制措施,旅客出行需求大幅萎缩,对所处的交通运输行业产生了极大冲击,公司大幅削减航班运力,收入锐减所致。

具体数据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东方航空完成旅客周转量24837.09百万客运人公里,同比减少54.38%;运输旅客1370.28万人次,同比减少57.06%;客座率67.77%,同比下降14.89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规模比三大国有航企小很多的海南航空,竟然是亏损最多的航空公司。

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海南航空实现营业收入68.89亿元,同比减少63.03%;净利润亏损62.95亿元,同比减少652.14%。

这意味着,营收规模比三大国有大型航企小一半以上的海南航空,净利润亏损却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南方航空还多亏了10亿元。

记者注意到,海南航空之所以亏损更严重,与其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亏损有关。数据显示,海南航空一季度非经常性损益项目亏损12.64亿元,而中国国航、南方航空和东方航空非经常性损益项目金额分别为7820万元、9100万元和1.13亿元。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上述四大航空公司一季度合计亏损金额达203亿元,相当于四家公司在一季度每天亏损2.25亿元。

此外,廉价航空春秋航空在一季度也亏损了2.27亿元,去年同期盈利4.75亿元,而专门跑国内支线航空的华夏航空,在今年一季度也亏损近亿元,亏损9625万元,而去年同期净利8556万元,同比下降212.5%。

海外疫情严重,上半年业绩仍存不确定性

疫情远远没有结束,对于航空公司而言,前途并不乐观。

南方航空表示,该公司积极应对市场需求变化,及时调整经营策略,大力消减各项成本。

虽然公司及时采取了上述措施,但世界各地疫情的持续时间和严重程度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或将放大对差旅出行需求恢复的影响,或导致差旅出行需求恢复的延迟。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将会给公司2020年上半年业绩带来重大不确定性和不利影响。

实际上,针对国内航空公司面临的疫情冲击影响,为助企业渡过难关,民航局会同财政部先后出台了免征民航发展基金、对大型企业等其他参保单位(不含机关事业单位)三项社会保险单位缴费部分可减半征收不超过三个月、对疫情期间执行重大运输飞行任务给予资金支持等一揽子补贴政策。

以海南航空为例,一季度收到其他收益5亿元,同比大幅增加159.17%,主要系政府补助增加;应交税费12.68亿元同比减少近4亿元,则主要是民航局免征民航发展基金所致。

此外,由于民航局发布机票免费退改政策,对航空企业现金流产生较大压力,且航空企业还面临员工工资、飞机租赁费用等刚性现金成本压力,由此,不少航空公司在积极谋求发行债券,进一步缓解资金压力。

据华泰证券研究员沈晓峰统计,截至4月25日,国航、东航、南航、春秋、吉祥共发行债券总额达到736亿元,同比去年同期增加381亿。

沈晓峰还表示,若疫情影响持续,我国航空企业持续亏损,将面临航空企业破产的风险。早在2008年 金融危机期间,三大航经历严重亏损后(国航、东航、南航分别亏损91亿、139亿、48亿),均不同程度获得了来自财政部的资金支持。其中国航、东航、南航分别获得15亿、70亿、30亿的注资。

因此,他认为,目前航空板块悲观预期充分,需跟踪航班恢复情况以及政策扶持效果。

实际上,上述研究员所言非虚,在疫情冲击之下,4月21日,拥有超1万名员工的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维珍航空就宣布破产了,负债超过50亿澳元的维珍航空,向澳联邦政府申请14亿澳元贷款却惨遭到拒绝。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最新报告预测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4月初全球航班量下降近80%,全球航空业收入损失将达到3140亿美元,2020年客运总收入将比2019年下降55%。

来源:券商中国(ID:quanshangc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