奸杀10岁女童的人渣,改判怎么还减刑了?! – 暴走漫画微信公众号文章

今天,有一件事让我感到很愤怒和不解。
那个奸杀了十岁百香果女童的强奸犯,二审中死刑改判了死缓。
事情是这样的。
2018年10月,因家中贫困,广西灵山10岁女童杨晓燕为帮助母亲分担压力,主动提出想拉一些自家种植的百香果去邻村卖。
这一去就没有回来。
两天后,小燕的尸体在离家300米的山上没发现。
经调查,小燕是卖百香果回家途中被同村男子杨某强奸后死亡。
犯人的奸杀手段极其残忍:
2018年10月4日,杨某看到杨晓燕独自到百香果收购点,便产生了邪念。
杨某在杨晓燕返家途中守候,企图对其施暴。
杨晓燕反抗并大声哭喊,被杨某用手掐脖致昏迷,随后被装入蛇皮口袋带入某山岭。
醒后被杨某用刀刺伤双眼及颈部,杨某随后对其进行奸淫,拿走其32元钱,并将其装入蛇皮袋,通过滚、搬等方式带下山岭,至一水坑中浸泡,后将其抛弃在一处山坡。
一审判决中,法院判处杨某强奸罪,死刑以及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恶有恶报,本是大快人心
但3月25日,二审法院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改判。
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关于退赔32元给杨晓燕的法定代理人陈礼言的判决。
撤销一审法院关于杨某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
改判杨某犯强奸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对杨某限制减刑。
也就是说,一审的死刑,变成了二审的死缓。
改判原因是,事情发生后,杨某父亲规劝陪同杨某到公安机关投案,投案后如实供诉犯罪事实,属自首
其中杨某的自首行为对案件侦破起至关重要的作用,依法对杨某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并限制减刑。
需要说明一下,其中赔偿的32元指的不是赔偿金,仅仅是赔偿案件中被抢夺走的32元。
从死刑降至死缓,这意味着他的死刑也许会变成无期徒刑,甚至有可能变成有期徒刑
用如此残暴的手段奸杀了一名十岁幼童,我实在想不通还能有什么理由能让他继续活下去。
但是,这还不是最令人愤慨的。
小燕的父亲,早已因为见义勇为牺牲了。
九年前,小燕的父亲在林场种树,忽然听到水库方向有一名不慎落水的小男孩在呼救。
小男孩没有获救,她的父亲也因为体力不支和小男孩一起淹死在水库里。
由于当地网络不发达,并没有多少人知道此事,最终一家人也只得到了林场老板的一点慰问金。
小燕的母亲为了抚养五个孩子,每天起早贪黑去林场做除草施肥的工作维持生计。
这些年来,由于过度劳累,她落下了一身疾病,只能靠低保和家门前种植的一亩百香果土地勉强生活。
而凶手和小燕一家同村,有人猜测他们可能瞅准了受害人一家无依无靠,即便是出事也没有钱打官司,最终决定对她们下手。
看到这里,强奸犯不死简直不足以平民愤。
恃强凌弱,专挑弱者下手,仗着一家人没有顶梁柱随意欺辱,简直禽兽不如。
二审判决后,不断的有人在网上发问:
难道这个世界上好人真的没好报?
几乎所有犯人的自首和悔恨都是因为自己受到了惩罚,而这样严重的罪行,怎么就能够因为自首而减轻他的罪恶?
如此恶劣残暴的罪犯,值得给他们第二次机会吗?
无独有偶,今天爆出的另外一条新闻,或许可以给我们找到答案。
去年七月,一名15岁的少女被杀害了。
事后人们发现,凶手居然是累犯,他曾经2次入狱,而且2次都是强奸罪。
在狱中,他4次获得减刑,提前出狱。
最终出狱没多久的他,犯下第3次更恶劣的罪行。
一名15岁的少女,就这样在一个多次犯罪多次减刑的累犯中,消逝了…
每次看到有人为恶劣罪行的人开脱,言必称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我想问他们一句:
可有人给过被杀害的女孩一次机会吗?
无数次累犯的事实都证明了,一些人渣根本不配拥有第二次机会。
他们甚至会把前面的罪行当做经验、教训。
让更多生命失去唯一一次生存的机会。
当然,也有人支持法院的改判。
支持死缓的人几乎都持这样的看法:
如果自首后还判死刑,那么以后犯罪分子都不自首了。
那些没有查明真相的案件有可能就此被淹没在历史中,凶手逍遥法外。
这让人想起前阵子不断曝光的杀人事件,总会有人在底下为死缓发声。
“死刑的滥用将导致更多的受害者被凶手杀死”
既然自己的死是一定的,凶手就很有可能会将本来能活下去的受害者杀死。
(可问题是,本案的受害者明明已经被残忍杀死
所以面对这种论调,大部分人非常不赞同。
“自首就能变成死缓,那去犯罪的人不就会更多吗?”
死缓就是罪犯的挡箭牌,无论他们犯下多么严重的罪过,只要自首,依旧能捡回一条命。
我曾经看过一个谋杀案下面的评论,印象非常深刻。
发言人是一名法学生,他的原话大概是这样的:
在没有学法之前,我总觉得这个案子判得不对,要是我肯定不会这么判。
可是在学法之后,我知道事情远没有我们看到的那么简单。
所以最后,我再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一条法律的诞生并不只为那一桩案子服务,而是为千千万万桩案子服务。
就像网友们自相矛盾的那样。
判死缓,会增加受害者。判死刑,依旧会增加受害者。
因为造成受害者增加的原因是那些畜生,而不是法律。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似乎这个矛盾永远都没法根除。

说实话,我不是法学生,不敢妄言法律问题。
无论终审如何判决,我都理解法官的审判。
我相信,法官自有他们自己的判断和苦衷。
可是,法律之外,还有道德,还有人性。
出于最朴素的道德观,我都无法原谅这个罪犯。
出于最朴素的正义观,我更希望他被判极刑。

罗翔老师曾经也被类似的案件判决问倒过。

他当时是这么回答的:

学生:罗老师,那你怎么看待最后的结果都是在有罪和无罪之间折中的?”

罗翔:你相信绝对的正义吗?你相信的话,司法在往更好的方向走,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罗翔:我们画不出一个完美的圆,但不代表完美的圆不存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