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造车”七年:烧钱厮杀,高管逃离,裁员欠薪

  造车,一场容易脱轨的创业实验。

  文/张宇婷

  来源:Tech星球(ID:tech618)

  当马斯克因中国工厂微笑的时候,中国造车新势力公司可能想哭。

  今年1月7日,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式投建,预计后年实现50万辆的量产。特斯拉的入华更加速了国内电动车市场竞争。

  根据中汽协预计数据,一季度汽车产销下滑45%左右,上半年产量下滑约25%。

  新春前后爆发疫情,汽车行业业绩整体下滑。作为创业公司的新造车势力,没有数十年的品牌积累,又无法通过卖车达到盈亏平衡。

  走到十字路口的造车新势力,新的淘汰赛开始了。

  3月前后,一系列高管从不同的新造车公司中离职,裁员、欠款等负面消息频频曝出。

  根据公开消息,蔚来汽车高级副总裁黄晨东,用户发展副总裁朱江将离职。同月,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离职。更早之前,众泰汽车、小鹏汽车、合众汽车、威马汽车、博郡汽车等均传出高管离职消息。

  逃离造车新势力

  成立于2016年8月的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曾就职于福特、通用等公司,被传出“边申请5亿融资边研究破产法案”。早在2019年5月,博郡汽车被曝拖欠员工3.5个月的年终奖被起诉。2019年7月又曝出拖欠北斗星通公司欠款617万元,其市场和营销等高管也被爆离职。

  Tech星球就此向博郡一高管求证,该高管回复:“情况基本和网上传的差不多,自己也在找工作”。该名高管加入博郡时,薪资并不低,贷款购置了房产,现在他觉得已经有了还贷的压力。

  今年3月份,前途汽车也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4月10日,前途汽车董事长陆群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人员;而早在去年2月,前途的母公司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因为业绩亏损,在新三板终止挂牌。

  Tech星球亦向一位前途汽车离职高管求证。该名高管并未直接回复陆群的相关事宜,但表示:前途汽车确实遇到了些问题。

  前途汽车的前身是设计公司,从最初260人左右的团队,在2年时间里扩张到2000多人。但公司并没有逃脱一家小微企业的影子,还在用非常传统的方式管理。

  “就像一个人的头很大,但身体特别小,身子架不住头。企业的管理能力和规模不匹配。管理层的年龄比较大,没有像阿里、华为,在成长过程中就把问题处理掉了。”上述高管说道。

  “前途企业文化里有一句话——我是这个企业的股东,我特别不认可这句话。我恰恰觉得,股东不应该过多参与管理,大股东太强调自己的话语权了”,该高管用略带愤怒的语气,向Tech星球表达自己的想法。

  据Tech星球了解,僵固不化的管理思路制约了前途的技术路线选择。前途制造汽车过程中采用的铝合金焊接技术,大规模量产是很难的。因为铝合金焊接没有成熟应用于量产,没有稳定工艺保障,不好控制。此外,碳纤维应用于车身实现轻量化,但成本却降不下。

  “前途对外宣称其轻量化车身比传统车身轻了至少25%,理论上这样做,可以在同等情况下,把轻的这25%可转换成电池增田续航里程。然而可惜的是,前途K50的官宣续航里程只不到400KM,和传统车身的车型比,没有任何优势和亮点。”改名离职高管解释自己在技术上对前公司造车思路的反思。

  “采用大量铝合金,碳纤维等所谓先进技术,很难避免被人诟病为‘做秀‘的道具,其实实际上没有任何应用价值。”该高管强调。

  造成新势力艰难的“至暗时刻”,还不仅仅是这些。

  2019年末,理想汽车被传出股东退出的消息。母公司车和家注册资本由9.15亿元降低为6.82亿元,降幅25%,有媒体爆料是其17个股东退出。

  再看当初的游侠汽车,2017年4月,经历过质疑、被收购、再融资的游侠汽车,与浙江湖州市吴兴区政府签署合作协议,要打造超级工厂,车辆预计2019年量产上市。

  然而就在2019年末,当地政府又重新接盘了游侠浙江分公司的这一项目。7年了,游侠汽车的量产可能永远是迷。

  这一切,用小鹏汽车董事长的一句话总结,再合适不过,“以前看别人造车,觉得100亿太夸张了,现在自己跳进去才知道200亿都不够花。”何小鹏认为,只有月交付一万辆车才能实现盈亏平衡。

  一名造车新势力的高管吴振业,他身边的朋友陆续开始离职了。

  2020年疫情之后,因为行业不景气,他告诉Tech星球:“许多新造车公司已经开始减薪、裁员。主动离职的人,考虑的是等到被裁,会更难找工作”,他如此描述身边朋友的状态。

  “大家觉得,早点出去能找到一个好位置。汽车行业的工作特别难找,很多人辞职后都做了顾问”,吴振业说道。

  吴振业不想提自己公司的名字,因为他当初跳槽的时候,这家公司还炙手可热,但是现在发展并不好,遭遇资金困境。

  和吴振业相似,三年多前,谢洪从大型国有老牌车企跳槽出来加入一家造车新势力公司。在此之前,他已经有25年的汽车行业从业履历。为了这次跳槽,他甚至将家从另一座城市搬到了南方。

  被邀请加入造车新势力的高管团队时,谢洪也曾纠结,“当时我已经45岁,而且是在一家老牌国有车企做高管,工作非常稳定。我知道从国企跳出来,在我这样的年龄段,会冒多大风险。”

  当时,让谢洪仍然决定冒风险加入新车企的原因有三:第一,创始人的造车思路是技术造车,不是互联网资本圈的玩法;其二,谢洪在国有造车企业多年,他想从0到1实践自己的技术思想;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可以得到创业公司股权。

  然而,现实并不美好。

  今年4月,马上五十岁的谢洪觉得自己不再年轻,但所在企业已经减薪,盈利遥遥无期。他不得不做两手准备,寻找新工作。

  “我也不后悔,也没有觉得被骗。毕竟这家公司之前给我的薪资收益比原来企业高,三五年拿到的钱,是之前五到七年赚的钱。”谢洪说。

  “我之前就是想搏一把”,忆起当初,谢洪还有一些激动,“我的职业理想都实现了,特别遗憾的是,我以为自己的技术经验可以帮助到企业,一些问题随着企业规模逐渐扩大,会逐渐规范。但没想到,企业最终还是陷入到困境之中。”

  另一位高管甄君玮告诉Tech星球:“新造车势力带来了新气象,但是产业链的关系并不是能够立刻革新的。”

  “很多优秀的人在新势力中的痛苦,不是因为薪酬、资质,而是因为以前在整车厂,所有的供应商跟你有很好的配合,并且不会缩短你的帐期。大家相信汽车厂今天亏了,明天会赚的。你在当地GDP和创新中是非常重要的。”他说。

  甄君玮接触的供应商中,如果新势力公司和大型车企用的是同一个系统,供应链企业才会开发,包括前期的研发、模具开发也才敢投入,供应商不会直接配合新势力车企。

  “这种情况让新势力造车的企业创新打折,如果新造车企业等一等,可能就挂掉了”,甄君玮说道。

  “当大家发现,自己去的新势力做的还是原来的事情,甚至还不如原来的时候,心态就会产生变化”,甄君玮从另一角度阐述新造车公司面临的困境。

  两大阵营的对垒

  “造车新势力”的创始人可以划分为两个阵营:互联网系出身和汽车产业链出身。

  吴振业告诉Tech星球,“我从传统车企跳入这个行业时,根本没有看好新能源电动车,更不看好这个行业里互联网出身的造车公司。如果非要选择,还是选择汽车行业出身的老板吧。”

  “资本不缺钱,缺的是一个能够快速增值的好故事。并且让别人相信这个故事能够赚钱,把大家的钱都卷进来。靠讲故事,上市以后会怎样呢?”因为对创业渴慕,几年前吴振业从传统车企跳进一家造车新势力公司。

  像吴振业这样传统车企出身的人,要接受互联网的“玩法”,确实需要“转换思路“。

  在互联网造车圈,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的攒局能力超乎想象。当时,蔚来汽车首批6辆EP9送给了6个天使投资人,包括车和家创始人李想、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小米科技CEO雷军、腾讯公司CEO马化腾、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以及李斌自己。

  还有一个小花絮,六位车主都在车上刻了自己的名字。其中,刘强东的这辆刻了他和章泽天两个人的英文名“Richard&Nancy”。

蔚来汽车刚创立时,马化腾试驾蔚来汽车刚创立时,马化腾试驾

  根据天眼查信息,从2015年6月A轮融资到2020年3月,蔚来汽车已经完成了12轮融资。2018年9月12日IPO上市后,蔚来汽车还进行了超过数十亿美元的战略融资和债券融资。其中,腾讯投资、高瓴资本曾多轮加码。

  和李斌同是北大校友的俞敏洪,也是李斌的投资人,他曾解释过李斌获得信任的原因——李斌具有把事情做下去的决心、意志,调动所有资源去支持他的能力。

  但是,再强大的融资能力也无法掩盖造车新势力不赚钱的现实。

  根据蔚来汽车的公开数据,2019年,尽管其在造车新势力中排行前三,全年仍亏损 113 亿元,亏损同比增长 17.2%。

  2019年10月前后,一篇内容为“蔚来汽车李斌2019年最惨的人“的文章传遍全网。文中提到,蔚来汽车CFO谢东萤2019年10月离职,外界猜测其资金链断裂,李斌被人称为“贾跃亭第二”。

  销量首屈一指的蔚来汽车汽车尚且如此,其他公司的盈利就更是一个未知数了。

  不过,李斌之所以被称“贾跃亭第二”,是因为贾跃亭在造车这件事上,确实不太靠谱。

  2014年,贾跃亭和特斯拉前高管尼克·桑普森、美国软件公司莲花中国区高管聂天心,共同成立了一家总部在美国的汽车公司,也就是后来更名为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的公司。

  再后来的故事让人大跌眼镜。

  上市5年后的乐视网,2015年末巅峰市值超过了1500亿人民币。然而,局面急转直下,2016年出现资金链问题。2017年,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投资乐视150亿元。同年,贾跃亭卸任乐视董事长赴美。

  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法拉第未来有过五次融资,主要融资方分别为乐视网、恒大集团、区块链公司EVAIO、游戏公司第九城市,以及美国商业银行Brich Lake等。

  今年4月8日,法拉第未来官方发了一条Twitter ,透露出法拉第未来将为企业提供移动化解决方案。有分析认为,这意味着其转型为平台服务商,不再造车。

法拉第未来的Twitter法拉第未来的Twitter

  法拉第未来作出回应称,只是新增了B2B业务,量产计划仍在推进中。然而,从2018年底推迟到2019年,再推迟到2020年9月。其远在美国的实际情况,像是在迷雾中一样,难以用手拨开看清。

  “Top 3”赌约

  2019年,曾以个人身份投资了理想汽车C轮融资的美团创始人王兴,发表自己的预测:“中国车企格局基本是“3+3+3+3”角逐下两轮,除了3家央企、3家地方国企和3家民企,3家新势力是理想、蔚来和小鹏。”

  今年1月7日,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主动就此和王兴打赌:在造车新势力公司中,威马会进入前三。

  理想汽车是由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打造的新能源汽车。李想不仅创立了车和家,推出理想ONE车型,他还是蔚来汽车的董事。根据天眼查信息,2015到2019年期间,理想汽车完成了C轮融资,当时估值29.3亿美元。2020年2月,再次完成由中金资本发起的股权融资。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曾任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副总裁、沃尔沃汽车全球高级副总裁兼沃尔沃汽车中国区董事长,帮助吉利成功收购沃尔沃。2016年到2018年10月间,完成了由百度领投的30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

  在温暖的广州,小鹏汽车于2014年成立,由夏珩、何涛创立。其早期投资者有UC联合创始人何小鹏和YY创始人李学凌。小鹏汽车创始人兼总裁夏珩,毕业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专业,曾供职于广汽研究院。2017年何小鹏正式加入小鹏担任董事长。2018年初,小鹏汽车获得包括阿里巴巴、富士康、IDG联合投资22亿元。

  一个赌约几乎回答了造车新势力的发展现状,也把这7年的竞争向前推了一步。

  整体销量数据,可能是一个阶段性的答案。根据乘联会数据,2019年造车新势力销量排名前三的车企分别是:蔚来、威马和小鹏,三家公司累计销量分别为20565辆、16876辆和16609辆。

  某一线品牌汽车公司高管甄君玮告诉Tech星球,他支持互联网出身的造车公司,他认为以蔚来汽车为代表的互联网系公司在创新上尝试了很多,但威马汽车等并没有。

  他举例说:“互联网造车公司是真正以客户为中心的,比如帮助客户充电,提供买车后的各种免费服务。这颠覆了传统汽车的商业模式。对于传统汽车品牌而言,会通过各种方式‘要挟’客户必须回店。”

  “卖车赚到的只是利润的一部分,汽车品牌还要通过客户回店。赚取各种工时费,甚至要把新车售卖时的折扣给赚回来。在为客户提供好的价值体验这点上,互联网造车公司是颠覆的。”他说道。

  另一位不具名的汽车行业高管认为:“因为威马汽车在海南等地布局了汽车共享业务,所以其实际的to C销售数据值得探讨。”

  一位传统汽车品牌的高管也向Tech星球表示:“如果造车新势力公司推出的车型,与传统车企相差不大,价格也接近,不知道其‘新‘在何处?”

  汽车博主赵航飞接受Tech星球采访时说:“目前来看,蔚来理想进度确实比较快。他们两个创始人都是来自互联网公司,有汽车媒体背景,对车本身就有深刻的理解。小鹏也有互联网基因,即将上市的P7车型有不错竞争力。”

  “30秒懂车”联合创始人吴广,此前亦是汽车行业资深投资人,他认为:小鹏汽车在造车新势力中优势明显,其续航里程在新能源汽车中数一数二,“小鹏汽车整合了资源、资本和技术的优势。”

  造车新势力背后的格局逐渐清晰起来。以互联网系出身为代表的蔚来、小鹏、理想等占主要优势;而汽车系出身的公司中,入局较早的威马占据一定优势,但能否拔得头筹,仍有待观察。

  此外,新势力背后的互联网大厂是否会助其一臂之力?也至关重要。

  目前,蔚来汽车背后有腾讯和百度入股;小鹏背后有阿里;威马的背后是百度和腾讯;理想汽车背后则是美团。巨头的火力供给,也是下一阶段取胜的关键。

  艰难的“至暗时刻”

  量产、融资、裁员?中国的造车新势力,自出生之日就充满了戏剧性。

  一切始于成立于2014年的游侠汽车。

  在黄修源创立游侠汽车之前,曾经有过多次创业。这位不到三十岁的创始人,曾创建过导购网站;在百度浏览器上运营过超百万日活的热门搞笑视频;打造过年收入千万的公司。但任何一段经历都没有长期坚持下去。

  2015年7月,运营了一年的游侠汽车,在北京三里屯橙色大厅举办发布会。在这场发布会上,黄修源介绍了他的新车“游侠X”。

  但发布会结束后,并没有太多惊艳和掌声,反而被行业和媒体戏谑为“PPT造车”。因为他打造的“游侠X”概念车与特斯拉Model S高度一致。甚至后来有媒体参观其公司时,还看到公司内的一些零件上有特斯拉的标志。

  对“游侠”的质疑,蔓延到同期诞生的造车新势力兄弟们。

  2014年,蔚来汽车、奇点汽车、小鹏汽车、乐视超级汽车、游侠汽车等成立;2015年,车和家、威马汽车、前途汽车等入局。

  这些公司对造车过程中的设计、客户运营、品牌营销、资本积累等不同环节,进行了一定的颠覆,并在创立过程中快速获得资本方的支持。他们被统称为“造车新势力”。

  回顾彼时的中国互联网发生了什么?

  微博、京东、陌陌和迅雷登陆纳斯达克,猎豹和聚美优品挂牌纽交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滴滴和快的在烧钱大战后合并,美团和大众点评在O2O市场大打出手后合并,阿里巴巴赴美上市。“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被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北京中关村的创业大街人潮涌动。

  互联网和创业风起云涌,这些势能正在拼命灌入一个传统的行业——汽车。

  如今,7年时间转瞬而过。造车新势力遭遇挫折。

  明天还会好吗?

  吴广认为:“失业率创了新高,经济发展困难,在这个大前提下,单说造车新势力的离职并不客观,谁都清楚现在很痛苦。”

  吴振业一年中有几个月在北京工作,他仔细观察过北京顺义路上跑着的新能源汽车。据他描述:“出租车司机冬天都是带着帽子开车的,因为他们不敢开空调。开空调影响驾驶速度,比如,120公里每小时,下降到80。”

  在他看来,电动汽车有利有弊,特别是相比燃油车,电动汽车到底是增加了污染还是降低了污染?2016年,新加坡政府给特斯拉Model S开出了一张10880美元的罚单,原因是特斯拉Model S碳排放不达标。

  “很多人觉得,相比于燃油车,电动汽车更容易实现无人驾驶。果真实现无人驾驶后,我们还需要买一辆车吗?地铁、公交对于乘客来说,某种程度就是自动驾驶。无人驾驶技术,是很多电动车现在吸引消费者的噱头,如果真正实现无人驾驶,还需要电动汽车吗?”吴振业对未来充满困惑。

  作为一个汽车行业的老兵,甄君玮觉得,“这么多年来,汽车行业的变化太小了。对于大部分汽车行业的人来说,进入这个行业,通过几年打工,在一二线城市立足买房,就能有一个稳定的生活。其中一部分人,想寻求新的可能性,这样一波人去了造车新势力企业。”

  “波澜不惊之中,新造车企业就像是一个出口。一些人渴望被尊重,渴望突破,也有勇气作出改变,于是进入到造车新势力中”,甄君玮分析道。

  威马汽车创始人沈晖,有一段时间没有更新自己的微博了。不过在1月19日,他50岁生日的这天,他写道:虽然已进入5开头的年纪,我仍选择和年轻人站在一起。走上创业这条“不归路”,每天都会面临新的机遇,当然也有过让我大呼“太南了”的时刻,还好最终也都咬牙坚持过来。虽然,这一年我的白头发又长了不少,但创业的激情让我心态保持年轻。

  汽车博主赵航飞对新造车势力非常了解,一直在跟踪各家公司的动态。他心里有一个疑问:我看网上有些对新势力带有嘲笑的态度,我觉得,虽然它们可能死掉,但总会有活下去的。只要有活下去壮大起来,这一轮汽车投资热就算有果实,虽然有一些骗钱的。如果有两三家活下来,能不能像特斯拉那样成功?

  新出行CEO贺磊也发问:对于新造车势力,我们是否带着放大镜在看这一行业?新造车的很多负面新闻是谬传,某种程度是坏事,但也是好事。这让新造车势力承受了更大的压力和关注度。正是因为,对造车新势力的观察仅仅集中在资本蜂拥而至的这几年,这个行业才显得动荡。

  贺磊认为,未来,有两到三家跑出来,这个行业就算是成功了。

  (备注:吴振业、甄君玮、谢洪为化名;本文王琳、周逸斐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