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碧婷离婚一分都拿不到,梁洛施收3亿分手费,她们差在哪里? – 新氧微信公众号文章

新氧体验官今日免费体验
PINKTOP缤兔专业美妆冰箱

100个名额!包邮免费试用

快戳下方【二维码/点击原文】免费领取!


做豪门媳妇玩得就是一个心跳,高风险与高收益并存。


最近豪门新规又添一条:人你可以进来,钱你别想带走。

最近消息一直跟肚子挂钩的郭碧婷,如果离了向家,其实也分不到什么。


精明如向太,早就办了信托基金,家族的财富既不属于向佐,也不属于郭碧婷。两人平常生活支出,可以在家族信托基金领零花钱,但是再多也无了。


另一位豪门太太奚梦瑶生子后也收到了四太的奖励,一座高达5亿港币的豪宅,但是房产证写的是何猷君的名,说是给奚梦瑶的奖励,但其实她也只拥有居住权。

同样是嫁豪门,安以轩老公花6亿港元买下4幢豪宅送给老婆。


千亿媳妇徐子淇,生一个孩子李家诚就奖1亿给她。



郭晶晶生儿霍家奖3亿,大女儿奖10亿,梁洛施虽然豪门进不了,但是凭着5年生三胎,也获得价值上亿城堡和豪宅,还有3亿元的分手费。


富贵险中求,这也是为什么,女明星们就是不给名分,也要先生个娃稳定豪门关系。


但是对于大多普通女生来说,未婚生子,可能会一夜贫困。




普通女生陷入贫困,只需要生一个娃。


最近看到一个帖子,一个宝妈吐槽生了孩子之后,工作都找不到,下面一千多个妈妈也说出类似经历。


很多人的概念里生了孩子,养大到可以上幼儿园的时候妈妈就解脱了。但真的不是这些妈妈懒,而是按现在幼儿园的上课时间,根本没有哪一家单位可以接受这种能早点下班去接孩子的妈妈,除非就是当幼儿园保育员,这样可以跟孩子的时间同步。




跟已婚妈妈比起来,单身女生经济状况也很危险。


最近一件事情跟大家息息相关,但是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


先是一个网友发了一条微博,说割包皮纳入基金统筹,伟哥进医保,同时避孕药被移出医保,卫生巾税依然很重。

这条微博引发了上万条讨论,先抛开情绪,我们来冷静地看下这个问题。

关于包皮手术被纳入统筹基金支付,这事无可辩驳。关于卫生巾税,羊前两天也写过。

当伟哥主要成分作为增强性功能之用时 不可报销,将“伟哥”纳入医保,主要是因为这个药有降低肺动脉高压的作用。肺动脉高压又被称为“心血管癌症”,钟南山就提出过患者普遍吃不起药,建议“伟哥”类药品进医保。


其中最有争议的一条是“避孕药被移出医保”,让很多女生感到愤怒,我们来重点看一下这条。

的确,国家医保局出了新规,9月1日起,预防性的疫苗和避孕药品等公共用药,不能纳入医保目录范围。

这条让经济负担重的女生提出疑问,这种新规又加重了女生的避孕成本,是不是在变相加收“子宫税”?


但要注意的是,单纯用作避孕用途的避孕药,从未列入过医保目录。

短效避孕药优思明、优思悦,从未纳入医保过。

而短效避孕药不仅仅只有避孕作用,还能用于治疗多囊卵巢综合症、子宫异常出血、经前期综合征、更年期综合症等。

这些,才是广大女性应该争取的。

就像法律人郑宇钧指出的: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我们不能因为某种病症数量少,就在政策调整中忽视,甚至牺牲她们的利益。

有豆瓣网友说,因为切除子宫卵巢,她妈妈得终生靠避孕药调节激素水平。她担忧,新政会影响母亲的用药报销。

很多人对女生的刻板印象就是只会消费,但事实上,没有人指出的是,女生一生的刚需支出远远大于男生。


卫生巾、避孕药、生育开支、护肤品、hpv疫苗(又贵又预约不上)...

这些支出拉长到一生来看,就是一笔巨款。


而女生的平均收入是比男生低25%的,无法创造更高收入,又不得不为刚需买单,如果一不小心有个疾病或者失业风险,那么女性就立马陷入贫困。

女人们是怎样一步步陷入贫穷的呢?


如果说起日本女性,大家的第一印象是温柔美丽,精致会生活。但这只是我们在电视剧里看到的。


日本的普通女性的生存现状是:条条大路通贫穷,日日努力仍吃苦。


典型的日本女人是什么样的?我们从小看到大的《蜡笔小新》里的妈妈一样,丈夫赚钱养家,她在家当家庭主妇奶娃。


但这已经是非常幸运的群体了。


日本社会对女性的期待是做好一个家庭主妇,甚至专门有一个词叫“女子力”,用来衡量女性贤惠持家的能力。


但是受这套价值体系长大的女生发现,能够负担起整个家庭开支的男性并不多,整个社会结婚率很低,能完全靠着丈夫讨生活的是极少数女人。

而大多普通女人的现状是,在推崇“女子力”价值观长大的女人们谋生技能欠缺,只能靠着打零工过活,没有多余积蓄用来变美社交找男友。



“读了大学也找不到工作;做什么收入都低;无论怎么工作也不能脱贫;从怀孕开始人生就急转直下…”

靠自己靠婚姻翻身都无望的时候,日本亲缘观淡薄,她们不会想着回家,加上没有贞操观,最后只能投身色情行业。


NHK报道小组发现:东京新宿、涩谷等闹市区,最近到晚上就出现许多拉着小皮箱的年轻女孩,皮箱里装着她们的全部财产,有的去网吧过夜,有的等援助交际的机会。


她们当中有学生、白领、无业游民,也有初中没毕业就离家出走专门卖笑的女孩子。


她们纷纷说,能活到三十岁就好了,因为年纪再大,恐怕没人要买自己了。

搜索日本卖春店的网页,你会看到招聘栏里的“欢迎单身妈妈”、“宿舍与托儿所设施齐全”等几个醒目的大字。


“既可以赚生活费,也可以多陪陪孩子”、“不要一个人的痛苦”的广告语。乍看还以为是育儿援助的网页。


对于不得不得工作养活孩子的的单身妈妈们来说,色情行业成了贫穷女孩的最后一个庇护所。




有一句话是:贫困,长了一张女人的脸。

在研究日本女性贫困话题的时候,有的学者担忧,日本女性今天的贫穷,会不会是我们以后的写照?


两国国情不同,我们无法完全复制日本的情况,但是女性面对的困境是相似的。


中国贫困女性最多的是两个群体:农村的留守妇女、城市的单亲母亲、城市的老龄女性。

城市贫困人口中三分之一是50岁以上的人,其中绝大多数是女性。


女性老年人的丧偶率较男性高,许多无退休金的女性老人无固定收入来源,过去依靠有退休金的配偶生活,经济自立程度低。一旦配偶去世,生活水平急剧下降,容易陷入贫困。

而城市年轻女性也会陷入贫穷,只要一个怀孕的契机。


《女性贫困》里写:怀孕会夺走女性的一切,包括工作、住处和人际关系。


而且更可怕的是,贫困是会代际遗传的,单亲妈妈的下一代,会过着更贫穷的日子。

在经济下行的时期,弱者,尤其是贫穷女性,总是第一个被牺牲的。


李依珊是台中卡拉OK酒吧的女陪侍,同时,她也是一个单亲妈妈。


她给自己工作的定位是:贩卖“温柔乡”,把顾客当成男朋友。




她们的工作,就是让男顾客开心。比如说,当大哥想抽烟的时候,会想要小姐服务。怎么服务呢?不是点个烟就行了,而是要小姐放在嘴里,点着了再给他。


但是一场席卷全球的疫情,让李依珊的生活陷入停摆。


台北一名女陪侍被检测出阳性,4月9日起台湾各大娱乐营业场所关停。


这也意味着,千千万万跟她一样的风俗从业者失去收入。


收入来源断了,但是生活账单还是源源不断。怎么办?只能铤而走险。


有的KTV转成地下经营,环境和防疫措施都很糟糕。作为一个妈妈,李依珊会更注重自己的安全,因为自己如果被传染,孩子就成孤儿了。


她的小心翼翼,在有的客人眼里就是装,那些客人在点她工作前,会先把她羞辱一顿,客户甚至会嘲笑她说:怕死就不要出来工作啊。


为什么冒着这么大的风险也要出门工作呢?李依珊给孩子买奶粉尿布的钱都是刷卡的,下个月的钱要用来填这个月的漏洞,等于说,她的财务账单,永远是负数。


摆在李依珊面前的现实就是:不工作,立马就会被饿死。




令人唏嘘的是,李依珊的妈妈也是个单亲妈妈,她离婚后带着3个小孩,开卡拉OK讨生活,李依珊15岁开始就在卡拉OK陪唱。


可以预料到,等着李依珊孩子的路,依旧是与贫穷作挣扎的一生。

贫困,是一代代遗传下来的。

联合国妇女署布最新报告说,2019年至2021年期间全球妇女贫困率原来预计下降2.7%,受新冠疫情影响,这一比率预计将上升9.1%。

到2021年,新冠疫情将导致9600万人陷入极端贫困,其中4700万是女性。这将使生活在极端贫困中的女性人数增至4.35亿。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姆兰博-努卡说:“妇女承担了照顾家庭的大部分责任。她们收入更少,储蓄更少,工作更不稳定。总体而言,女性的就业风险比男性高19%。”


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未来,女生只能多为自己谋划,看得更长远一些。

无论你是否做好准备,无论你是否结婚,女性都得靠自己独自活下去的时代已经到来。

点个“在看”,羊崽们要美貌更要有钱!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