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社交媒体进行交流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来源:社论前沿 原创 玛河甫扎

编者按:本期推送的是Philip Glaser等人发表在New Zealand Journal of Psychology上的文章Is Social Media Use for Networking Positive or Negative? Offline Social Capital and Internet Addiction as Mediators fo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ocial Media Use and Mental Health.关于社交媒体、资本和网瘾的文章。

这是社论前沿第S1746次推送

微信号:shelunqianyan

引言

社交媒体使用与心理健康之间的关系有两个中介因子。对1157名新西兰人(按年龄、性别和地区分层)在网络社交媒体使用、线下社交资本、网络成瘾、焦虑和抑郁等方面进行了调查。结果表明,社交媒体使用对社交关系的焦虑和抑郁是由线下社交资本和网络成瘾共同介导的。通过线下社交资本的媒介,焦虑和抑郁的程度较低,而通过网络成瘾的媒介,焦虑和抑郁的程度较高。应用到日常社交生活中,这表明当一个人使用社交媒体来建立已有的线下社交资本时,他们的心理健康会得到“增强”。然而,如果他们的在线社交关系与他们的线下社交资本无关,这可能与网瘾有关,他们的线下社交生活被过度依赖脆弱的线上联系“取代”。

社交媒体已经成为许多人日常生活中的一股普遍力量。根据Facebook 2017年6月的最新报告,该平台的日活跃用户为13.2亿,月活跃用户为20.1亿(Facebook, 2017)。社交媒体在新西兰社会中同样占主导地位,每个月都有88%的新西兰人在线访问社交媒体网站(The Nielson Company, 2016)。根据尼尔森公司(2016)的数据,310万新西兰人(占10岁以上人口的81%)拥有个人移动设备,而340万新西兰人(占10岁以上人口的88%)在每一周都使用互联网。当前文献中提出的一个关键问题是,社交媒体是否对其用户的心理健康产生积极或消极的影响。目前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存在矛盾。然而,通过观察人们如何在他们的线上和线下关系中使用社交媒体,以及这种互联网使用如何可能与有害的成瘾联系起来,可以解释其中一些矛盾。

使用社交媒体的正面和负面影响

关于社交媒体对其用户的幸福感有积极还是消极的影响,目前文献中还缺乏共识。一些早期的研究声称互联网是人们生活中的一股消极力量,它与一个人的社交圈减少和与家庭成员的交流减少有关。Kraut等人还发现,使用互联网与抑郁和孤独的增加有关。然而Kraut对同一样本的后续研究发现,负面影响后来大多消失了,抑郁甚至在第二次研究时段出现了下降。总的来说,使用网络对于外向者和社会支持水平较高的人来说,会产生积极的结果,而对于内向者和社会支持水平较低的人来说,则会产生消极的结果。这被描述为“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

自从这些开创性的发现发表后,一些研究支持了使用社交媒体会对心理健康产生负面影响的理论。然而,与Kraut的研究结果一致的是,当人们关注较少的陌生人时,社交媒体使用会产生积极的影响。这些发现可以用增强假说来解释,而声称社交媒体具有负面影响的文献可以用置换假说来解释。这些假设应该被视为对社交媒体使用和心理健康之间关系的首要解释。增加和移位不应该被解释为措施,因为它们已经通过不同的构造和措施在文献中运作。

增加和位移假设

同时考虑到增强和位移假说为解释文献中出现的一些矛盾提供了一条途径。增强假说认为,互联网的使用建立在现有的面对面的关系之上,并增加了这种关系,可以改善社会支持的给予和接受,从而使用户的心理健康状况更好。然而,置换假设指出,互联网的使用,尤其是在与网上的人联系时,会取代面对面的社会关系以及给予和接受的社会支持的质量。这减少了现有友谊的数量和质量,并给用户带来了负面影响。尽管这些理论看起来是相互直接冲突的,但这可以通过观察可能的中介变量来解。

Ahn和Shin(2013)发现,线下沟通与幸福感之间的关系是由连接度和避免社交孤立所介导的。然而,社交媒体使用与幸福感之间的关系仅由连接度来调节。这说明使用社交媒体进行交流促进了与他人的联系,而面对面的交流既促进了联系,又避免了社交孤立。这些发现有助于解释增加和移位假说。当人们寻求联系时(尤其是内向的人),互联网的使用可以促进线下的社会资本(即,面对面的关系的价值)。然而,如果他们想避免社交孤立,那么使用互联网可能会“取代现有的线下社交关系,把时间都用在与陌生人的脆弱而肤浅的线上联系上,无法发展更好的社交技能。”当一个人过度使用网络,并发展成网瘾时,可能会进一步减少面对面的关系(例如,线下的社会资本)和积极的社会互动,也会出现错位。本论文试图通过测试调解者的“线下社交资本”和“网络成瘾”来证明增强和替代假设可以结合起来,特别关注社交媒体对网络使用的潜在问题变量。

线下社交资本和网瘾

线下社会联系的增加与心理健康的改善有关,这是文献中一个公认的发现。因此,在线社交媒体平台的使用能够促进用户离线社交资本的发展,以及社会支持的给予和接受,从而改善心理健康是有意义的。例如,Manago发现,保持较高比例的过去社会关系(例如Facebook上的高中友谊)的本科生更可能感受到更多的社会支持。专门利用互联网维持社会联系也显示出精神健康的改善。Bessiere, Kiesler, Kraut和Boneva(2008)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使用互联网与朋友和家人交流6个月后抑郁症状有所缓解。该研究还发现,利用互联网获取信息和娱乐对抑郁水平没有影响。因此,根据增强假说,我们假设用于促进线下社交网络的社交媒体使用与焦虑和抑郁症状负相关。

网瘾的有害影响是一个同样确定的发现。大约20年前,Young和Rogers(1998)发现了抑郁症和病态上网之间的关系。从那以后,多项研究强调了网络成瘾可能带来的广泛的有害影响。Kim 对韩国高中生进行了一项调查,发现1.6%的学生是网络成瘾者,38%的学生可能是网络成瘾者。网瘾组显示出最高水平的抑郁和自杀想法。相关研究也发现,网络成瘾与抑郁、焦虑和压力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过度上网可能是个体孤独和缺乏社交技能的结果。这种过度使用可能反过来导致网瘾的发展,导致进一步的有害影响。

根据增强假说,我们预计,通过线下社交资本的中介,社交媒体的使用会降低焦虑和抑郁水平;但根据“错位假说”,我们预计,当这种情况通过网络成瘾得到缓解时,焦虑和抑郁会加剧。

结论

目前的研究表明,社交媒体的使用可能会导致社交网络的增强和移位。网络成瘾和线下社会资本可能扮演着重要的中介角色,它们决定社交媒体对心理健康产生积极还是消极的影响。使用社交网络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可能取决于特定用户避免上瘾的一面的能力。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与Huang一致的是,即使经过调解,社交媒体用于网络与略低的心理健康之间的直接路径仍然显著。

文献来源:Philip Glaser, James H. Liu, Moh Abdul Hakim, Roosevelt Vilar, Robert Zhang(2018). Is Social Media Use for Networking Positive or Negative? Offline Social Capital and Internet Addiction as Mediators for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ocial Media Use and Mental Health . New Zealand Journal of Psychology Vol. 47, No. 3 November 2018:12-18.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